青園

竟全然虚幻。

归|〔平野藤四郎〕

*诚挚地感谢所有对于我第一篇文给予鼓励和支持的仙女们!

*这是一篇非常短小的短打

*非常欢迎各位前来交流指教!食用愉快w

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

你的眼神专注于他的身影。汗水从他肌线优美的莹白小腿上滑落,你空荡的裤管在风中微微摆动。


他已经越过了眼前这个微陡的斜坡,你无法与他一同往前。他迎风而立,凝望着你的眼神如同湿润的花木或是柔羽。你笑着向他挥了挥手,催促他快些前行。


你闻到了宿球和麦浪的温热气息,缺失的左腿隐隐作痛。他踩动踏板,朝着前路飞快地骑行起来。


拂风温煦,麦浪无垠,他一往直前。你听见他因你而抑压的生命力骤然炸响,你确信夏天就是一阵惊雷,一场暴风。他遍经摧折,无可阻挡。

而你衰朽的生命正摇摇欲坠。


这本该是他的天性。多年与你这枯败的残影相伴无疑是一种扼杀。你早该做出决断。


清脆的车铃声忽远忽近,你远远地望见他回头在向你招手。他仿佛胁生双翼,在天遨游。你感到厚土的热度融进了你僵冷的残肢。天空是如此辽远,你突然想要飞奔起来。当你不由得迈出了脚步后,你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地愚蠢。你重重地向前摔倒在地,一块砾石划破了你的额角。鲜血流下,你轻笑起来,泪水夺眶而出。



北风啊,兴起!

南风啊,吹来!

吹在我的园内,

使其中的香气发出来。

愿我的良人进入自己园里,

吃他佳美的果子。

(歌 4:16)



苦生|〔莺丸x审 R-18有〕

*新人首次发文,文笔不好,请多包涵w

*第三人称注意w,ooc属于我

*非常非常欢迎各位前来交流指教!如果有红心小蓝手这里万分感激w

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

她仔细地洁净着双手。炎热已使她的前额沁出了一层薄汗,然而庭院幽静,绿荫深浓,她感到自己是如此的平静,仿佛正在水下潜行。


她蜷身进入茶室,看见恋人跪坐于炉前垂首不语。她压下了欲从口出的呼唤,颔首致意,并无多言。恋人亦颔首回礼,接着沉默起身,前往水屋准备茶具。这是她第一次踏进这间为他建造的场所,她不知恋人邀她前来意欲何为。有水流冲刷声时远时近,拉窗外漫射进来的幽光让她感到身陷幻梦。


恋人返回座前。他点燃了风炉,火舌在炉腹的孔窗中跃动。火焰变幻穿梭,他握着柄杓的指修长而色泽如玉。她抬头望向对面,恋人身后的壁龛外透进了束束薄光。她的心脏骤然紧缩,光线模糊了他的轮廓,使得他陡然超越了她的世界。


水被加进了釜中,静待煮沸。室内一时只剩水面气泡破裂之声。她又垂下了眸,不加言语。


「主上,」她突然听见恋人唤她。「您究竟将我视为何物呢?」


她一时语塞。「爱恋之人。」片刻后她选择这样回答,心下一阵惶惑。


「自我们互表心意以来,见面的次数比起往日只减不增。如今,同处一座本丸之中,交流却要靠书信。」恋人的语调如此平和,她感到如芒在背。她看向恋人,他的表情恬淡,未曾变化。


「您是否依然要说那句话?」她知道恋人在注视她,她现在不得不将她的隐匿暴露以回应他的目光。


「是。」良久后她终于回应道。她突然觉得自己无所畏惧。「爱需要磨折。不论是肉体上的,亦或是心灵上的。」


釜中的水噗噜作响,她从未感到如此坚定。胸腔中有某种无法言说的热切在激荡。「我们需要行艰难之路,」她目光炯炯,「只有磨折和痛楚才能引领我们。」她的手有些颤抖,她疑惑自己的灵魂是否正在燃烧。「那尽头是至高。为此我愿意牺牲一切。」她的声音陡然轻了,她膜拜的不可触及令她目眩。


恋人将炭火扑灭,水煮沸了。暴露内心的羞耻很快让她无地自容。她想要离开。


「原来如此。」通达如他,她知道一定能够理解自己。


「也就是说,我只是您用来满足那虚妄神圣感的工具?」她无法辩解。他的言辞如镝锋正将她割裂。


「那么,」恋人起身上前,「如果我为您带来更大的磨折您也不会介意吧?」


从这里前行